无规则游戏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11)

猜猜我是谁?
  愉快的十一假期结束后,大家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该训练的训练,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打游戏的打游戏。
  且说今天的蓝雨训练室里的气氛,让人感觉有些非比寻常,然而大家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这是感觉很压抑,至于感觉到压抑的原因嘛,他们平时最喜欢说话的副队长,今天上午特别的安静,他除了在指导操作上要说的话,就再没说过一句废话。
  众队员心中齐齐呐喊,队长你说几句话呀,哪怕是废话呢,平时我们都不想听,今天我们真的非常的想听你说废话,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所以你到说两句啊。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接到众人迫切的脑电波,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沉闷的完成自己的练习,然后完成队内练习,然后他就沉默地坐在自己电脑桌前,没有缠着喻队说话也没有去跟卢瀚文PK,更没有去说他平时最爱说垃圾话。
  队员绝望了,于是他们转移了目标不在拿眼睛去看他们的话唠副队长黄少天,众人一起转移目标改看他们的战术心脏队长喻文州。
  喻队呀,你快点说两句话呀,快点哄哄黄少啊,他怎么了到底,你赶紧说句话呀,别让这样的气氛的坚持下去了,我们快要崩溃了,压力山大呀。
  然而,平时善解人意的喻文州今天也一反常态的没有注意到众人期盼的眼神,一个上午他也是自己电脑桌前,静静地做基础训练,而后队内训练,然后开始摆弄他那些战术文件,一副非常忙碌的样子,让队员们也不好意思直接去打扰他。
  其实喻文州也不知道今天的黄少天是怎么了,一反常态的不跟他说话也不过来,没过来打扰自己,喻文州对此也很奇怪,不过正好今天正好战术分析到了一个非常紧张的时候,他也不好分心旁鹜,顾不得黄少天的情绪,先认真的去完成这项工作,想着等到事情结束了,再过去看看黄少天究竟怎么了,然而喻文州的战术分析一弄就弄了一个上午,一直弄到了中午大家该去吃饭了还没有弄完,喻文州直接连饭都没有吃,在其他人去吃饭的时候,他依然坐在训练室的办公桌前继续看着各种数据,想着接下来的步骤。
  蓝雨战队队内临时讨论组,除了喻文州黄少天两人以外的所有蓝雨队员
  “天呐,天呐,他们两个不会是闹别扭了吧,今天一上午他们两个谁都没有理过谁,这都到吃饭时间了,喻队直接就没来吃饭,黄少一个人过来的,吃饭都不说话了,他们两个到底怎么了,天呐,天呐,这样低气压,真是压力山大呀。”
  “是呢,是呢,不过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呀,你们有没有什么有线索啊,知道的什么的都来说出来,咱们情报共享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今天早上来的时候,我看他们两个跟往常一样啊,并没有什么差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哦对了,今天早上训练之前他们两个曾经有一段时间不在屋,喻队好像去了一趟经理办公室,然后黄少也出去了,他们再回来好像就不太对劲了。”
  “小卢的这条消息非常有价值,那么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情况?”
  “也是今天早上的事儿,大概是在早训刚结束的时候我去卫生间,到门口了好像隐约有听到抽泣声,然后我就看见黄少从里面出来,鼻子有点红,问他怎么了,他就摇头不说话,然后说没事儿就走了。”
  “这么看来黄少之前哭过,难道是喻队欺负他了。”
  “怎么可能啊,拿脑子好好想想,喻队那么宠黄少,怎么可能会欺负他啊,想太多了。”
  “看来问题应该就是出在了喻队去找经理的事情上了,不过喻队今天到底为了什么事去找经理啊?有没有谁听说什么啊?”
  “没有,一切平静啊,喻队回来什么都没有说,好像就是他们两个谁都不说话了而已,还没有发生别的什么事啊。”
  “可怕,怎么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好可怕,这真是压力山大啊。”
  “就是,这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现在越是宁静,等到后面就越是波涛汹涌,大家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嗯嗯,所以说前辈他们到底怎么了,我还是不太明白。”
  “小卢,他们应该没什么事儿,不过咱们战队可能会有事儿了,具体什么大家也都不知道只能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下午
  “从今天开始,咱们下午要多加一个训练项目了,大家辛苦一些这个项目和咱们平时做的基础训练有点不一样,目的是为了提高队内队员合作的默契程度。”午休结束后,大家回到训练室做好准备开始下午的训练时,喻文州站起来对大家说。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暗道一声,来了。
  黄少天依旧很平静,似乎早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之后喻文州并没有多解释什么,将卢瀚文叫到了身前,然后从身后的桌子上,拿起一条黑色的布条蒙上他的眼睛。
  “队长,你这是要做什么啊?”卢瀚文十分不解地问着,然而他并没有阻止队长的举动,在队里队长的命令就是一切,他虽然不解,但是首先还是选择了服从。
  “小卢别怕,这个训练的规则就是由小卢蒙上眼睛,然后操作鼠标由其他人指挥着去完成咱们的基本训练就可以了。”喻文州依旧微笑着给众人解释着。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喻文州的话让卢瀚文非常不能理解,作为蓝雨的正式队员,他们的基础训练并不是像普通玩家那样跑跑跳跳就算完事儿的,他们需要很精准的打到某一点或者劈砍到某一位置是一点点都不能出错的,然而蒙上眼睛之后,视觉被剥夺,在卢瀚文看来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小卢,你要学会相信你的队友”喻文州并没有去急着回答卢瀚文的质疑,只是在他身后平静地说出这句话,随后他又说,这个训练项目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要参加,我会在一旁监督大家完成任务。
  “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既然队长不参加,那就从我这个副队长开始吧,小卢你做好准备,我要开始指挥你啦。”黄少天一反上午的萎靡不振,下午他似乎恢复了精神,又开始了他一贯的垃圾话作风,队里的其他队员看副队长没什么事了,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训练进行的很不顺利,如卢瀚文想的那样,作为蓝雨的正式队员他们的训练非常的难,困难的基础上,现在又加上了蒙上眼睛,这就在艰苦的基础上又把艰苦的程度翻了好几倍,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第一天的训练也确实这样,由身后的队员指示着,卢瀚文几乎就没有中过,他身后的队员也都很着急,他们非常想做出正确的指示,好让卢瀚文成功地完成任务,当然总是在这样那样的地方差上那么少许。
  喻文州看了看表,然后对大家说:“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大家可以去休息了,小卢也不要灰心丧气,一开始确实很难,这个试炼非常考验大家和你配合的默契程度,对你以后的成长很有帮助,继续练吧,请大家以后每天下午都要来参加这个训练。”
  回家的路上,喻黄二人一如往常一般手牵手往家的方向走着,谁都没有提今天发生的事儿,两人似乎各怀心思,虽然嘴上有说有笑,但两人明显都在回避着什么事情。
  眼看着快到家门口了,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想说些什么,他停下来。
  牵着手的喻文州也停了下来,略带疑惑地回头看着他。
  “呃,那个队长啊,今天下午跟给卢瀚文做这个特殊训练,我突然想咱们也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少天说来听听。”喻文州原本以为黄少天是要问他突然给卢瀚文增加训练项目的原因,正想着要如何回答,就听见黄少天,只是说想到个游戏,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管黄少天有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和黄少天说这件事呢,能瞒一刻是一刻吧,喻文州暗自想着。
  黄少天微微一愣,其实原本黄少天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才随口扯些话来说的,不过看到喻文州有这个兴致,于是也真的思考起了游戏。
  “嗯,队长是这样的,我蒙上你的眼睛,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指示的,然后你要一边回答我的三个问题一边走到家好不好,如果我们顺利到家就算你赢了,反之,就算你赢了,输的人要答应赢得人,一个条件哦。”
  “好啊,那我们开始吧。”
  对于黄少天,喻文州几乎是下意识的宠溺,黄少天说的话,只要不违反原则,他一般都会答应,他希望黄少天可以过得开心。
  由于本身身高的缘故,黄少天是要比喻文州矮一点儿的,于是黄少天站到马路旁边的台阶上,这样他就可以轻松的捂住喻文州的眼睛了,小心翼翼地将手贴在队长的眼睛上,忐忑了一天的心忽然就这么平静了下来,好像只要这样待在他的身边就足以让人安心了,喻文州被阻绝了视线也有些不习惯,手总想抓点什么,于是他抓到了黄少天的衣服,两人就这样向前走去。
  “好了少天,你可以开始问了。”
  “嗯,猜猜我是谁。”说到蒙眼睛,黄少天就想起了小时候大家一起玩的猜猜我是谁的游戏,喻文州说可以问问题了,黄少天不假思索的问了猜猜我是谁,问完还没等喻文州回答,他自己就觉得有些脸红了,这问题有些幼稚了。
  “嗯,让我想想手感不错,说话还这么可爱肯定是我家少天了,我说的对吗?”喻文州没有笑话黄少天,依然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问题。
  听着这个答案,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不只是脸红连脖子都一起红了,还好队长现在看不到,黄少天心中默默的想着。
  “咳咳,第二个问题,队长你现在过的开心吗?”
  “嗯,有少天陪着我,我很开心。”
  该问第三个问题了,原本要黄少天很想问队长今天在经理室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话到嘴边上黄少天犹豫了,到底要不要问呢?
  “少天?”一直没有听到第三个问题的喻文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人,“队长我们到家了吗?”既然喻文州不愿意说,那么就不问,黄少天尊重喻文州的想法和做出的决定。等喻文州什么时候想跟自己说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自己的,黄少天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
  听见黄少天的问题,喻文州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这才忽的侧过身,搂住黄少天的腰,把头靠在他胸前,闭着眼睛轻轻说:“是的,少天我们到家了,少天我们回家吧”
  “好”
@诶嘿嘿  @亦瑶忆谣  @UzZiz  @浅雅  @天意孤舟 猝不及防的,我,更  文  啦  !
  群号117362818,进群说明一下来处,或者加我QQ2561668489也可以,我拉你进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进来耍哈^_^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10)

不得已的大扫除
  由于先前有过把黄少天弄丢了的经历,在之后的旅程中,喻文州看黄少天格外的紧,这次来北京旅行的不只有蓝雨的一行人联盟中很多人都来参加了这次活动,于是当他们和喻黄一起行动的时候,纷纷表示时不时就会被喂一嘴喻黄糖。
  以下是对参加北京七日游的众人的随机采访。
  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蓝雨队员透露:某天夜里看到黄少偷出门,过没过多久就看见喻队穿好衣服也走了出去,并且目标非常明确地向着左方侧方向的小吃街走去。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叶姓男子透露:“那天,哥和小周晚上睡不着觉,就去了隔壁的小吃街逛逛,结果居然在那看见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哝,就旁边儿这种麻辣烫小摊。”
  采访:“那他们没被其他顾客认出来真是幸运啊。”
  “不不不,重点是,那可是麻辣烫啊,你不知道吗,手残吃不了辣的,可黄少天点的全是麻辣的,而且我还听见黄少天咬牙切齿的和服务员说所有的菜都要地狱辣,真不知道手残怎么惹他了。”
  采访:我怎么莫名听出了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啊(;一_一) 。
  
  “哦,你问蓝雨的队长和副队长啊。”霸图某位文质彬彬的男子推了推眼镜然后说:“本次国庆节联盟一共放了八天的假,我们晚上坐飞机来到这里,随后大家在宾馆汇合一起去看了升旗仪式,之后几天大家以单独活动为主,偶尔会有集体活动,我如果记得没有错的话,蓝雨的两位队长一共只参加了两次集体活动,一次是集体看升旗仪式,还有就是第二天一起去爬长城,之后的集体活动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蓝雨的其他三位队员一直都有参加集体活动。”皱眉想了想,“不对,改一下,不是三位,是四位,还有一位由于一直在微草,所以一时疏忽了,抱歉。”
  
  “喻文州啊,那就是个护妻狂魔!”被采访到的某孙姓本地人士,一脸宠溺看着对面留着粉色长发开心吃蛋糕的青年,随意的说:“整个假期我都跟乐乐在一起,不信你问乐乐,我们就没见他两个分开过,开始乐乐找黄少天的时候还是给黄少天打电话,后来发现打喻文州的电话才能更快找到黄少天。”
  “就是就是,上次还说要单独和黄少一起去玩儿呢,结果喻队死活不放心,非要亲自跟着才肯放心,不是我们两个要说悄悄话诶,怎么当着他们的面呢。”
  “嗯,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悄悄话不能当着我们说?”
  “没有。”(弱弱开口,望着孙某眼睛眨巴眨巴的)。
  “诶,下次要出去记得跟我说,听到了没有,别跟那个黄少天似的,到这第一天就把自己给丢了。”
  “嗯嗯,我就知道,大孙最好了\^O^/。”
  采访:这满满的双花狗粮冷冷砸在脸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喻黄啊,那天看见喻队和黄少天在咖啡厅里吃冰淇淋呢,他们坐的正好是靠窗的位置,我和沐澄、云秀姐刚好路过,看见黄少吃的满嘴都是冰淇淋,跟花猫一样,还正好看见喻队拿手给黄少擦嘴来着,而且,而且重点是喻队还把擦下来的冰淇淋放嘴里吃了!这是间接接吻啊!”某联盟女生已经激动到癫狂状态了。
  “嗯,是啊,我和云秀当时也在呢。”
  “是的,沐澄还说喻队吃完后大概还说了句好甜来着。”
  采访眼前一亮:“哦,请问是三位美女亲耳听到的吗。”
  “emmm,不是啦,其实我也不清楚啦,这只是靠唇语瞎猜的啦。”
  “不过,沐澄你唇语好像是叶修那个心脏的交的吧。”
  “嗯。”
  “哦,对了,还有啊,来到北京自然是要去爬长城的,但是联盟里基本就是一群战斗力为五的渣渣,没爬多久就累的不行了,我有仔细观察哦,那两位可一直是手牵手哦,一直没松开呢。”
  “小戴你看的真仔细。”
  “那是,难得一次性还是这么长时间看见联盟里的大家,这可是以后画本子的宝贵素材,不然我才不想来着人挤人还热死人的帝都呢”某人越说越激动,众人沉默。
  
  “队长和副队啊,他们两个天天在一起啊,睡觉的房屋,本来我们要的是两人标准间,结果后来我去队长房间串门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不是标准间,居然是是大床房,真是太狡猾了,不过那个床好舒服呀,小别前辈,我们下次也要大床房吧,那个又大又舒服,晚上一起玩游戏还方便。”
  “哎”一旁本来想要阻止他说话结果却晚了一步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微草队员有些扶额。
  “咳咳,那个记着通知麻烦把这段切掉,不要发出去。”
   记者露出了一个喻氏微笑(^_^) ,笑而不语
  
  “以上就是我们的随机采访到的情况了,作者。”
  “好的,谢谢前方记者的精彩采访,你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咳咳,扯远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喻黄以及其他联盟众人的北京之行,也即将结束,今天就返程的日子了。
  喻文州在整理两人一路上照的照片,那些是他们去过地方,他们吃了地道的北京烤鸭,去了北京欢乐谷,逛了长城,看了天安门的升旗仪式,去了紫禁城又到颐和园里转悠了一圈,最后他们坐北京的地铁,到北京大学里逛逛了一圈,喻文州看着手中两人的合影,感觉这个国庆假期过的真是充实而满足。
  “少天,今天我们该回去了。”
  “队长,我已经收拾好东西,就等着到了时间咱们一块儿出发去机场和他们汇合了,队长现在几点了,咱们什么时候走啊?”黄少天边说着,边继续整理着自己的伪装,毕竟这次要回的地方,是蓝雨的大本营——广东,在那里可不能像在北京这几天似的天天几乎不用带伪装,在广东的大街上,如果两人毫无遮掩的话,那是铁定要被蓝雨粉认出来的,万一引起骚乱那就不好了。
  来到北京的第三天,喻文州就和联盟里的其他心脏一起商量决定这几天的北京之行,最好大家大部分时间都单独活动,于是这八天在北京,他们两个人几乎都是单独行动的,虽然两人所去过的地方和大家也差不多,但由于喻文州巧妙的错开了一个时间差,导致他们基本上没有碰上其他人,两人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单独相处,旅行就要结束了,回味着一切的喻文州觉得当时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
  回到广东,刚下飞机,喻文州就拉着黄少天对其他的队员分开了,不用说肯定是直奔他们的二人小窝了。留在原地的吃狗粮三人组直呼辣眼睛,一旁的小卢瞅着这一帮蛇精病的队友,摆出了经典的黑人问号脸。
  进屋以后,黄少天原本想直奔他们的大床,然后好好的睡一觉,他觉得这一路下来,虽然玩的很开心,但是也累的自己骨头都要散架了,然而当他看清楚屋里的情况后,黄少天哀嚎一声“我去”他发现他这个美好的愿望,恐怕是实现不了了。
  八天不在家,所有的家具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且由于出门的时候两人都忘记关窗户了,导致有雨水贱了进来,靠窗的地上湿了一片,喻文州看看大门外贴着的几张只,楼下写的谴责他们屋里渗水妨碍他人休息的话语,苦笑不已 。
  喻黄二人对视一眼,十分心有灵犀的任命般叹息了一声,随后开始挽起袖子开始他们的大扫除了。
  两个小时过后。
  喻黄二人一起瘫在了沙发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没错,就是那种葛优瘫,看着一切恢复了原样的房间,有些欣慰,经过两个小时努力,他们终于小窝收拾回了原来的样子。
  “诶,队长啊,我说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我腰都酸了。”黄少天这个时候倒是还有一点精力来抱怨。
  喻文州看了看他有些心疼。
  “少天先去洗澡吧,洗完澡我给你揉揉腰。”
  “哎,不用了,不用了,队长,我这么年轻,休息一晚上就好了,没事的,队长你很累了,就别在我别再给我揉了。”黄少天连连摆手 。
  喻文州心疼黄少天,黄少天又何尝不心疼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没和黄少天争什么,只是说,“先去洗澡吧,一会儿再说。”
  “哦,好。”
  当天夜里,据附近的居民反映当天晚上他们听见了一阵声音极大的叫喊声,当时以为出了什么事,差点儿要去报警,不过后来声音就渐渐小了下去,想着明天就要开始上班了,于是更加珍惜起这宝贵的最后一点假期时间,不再多关注其他人的事儿了。

@诶嘿嘿  @亦瑶忆谣  @UzZiz  @浅雅 在国庆的最后在更一章,就是不知道你们睡了没
  群号117362818,进群说明一下来处,或者加我QQ2561668489也可以,我拉你进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进来耍哈^_^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9)

永不忘记的手机号
  蓝雨的训练室里,原本是在正常不过的训练日,然而今天却又些不同,空气里弥漫着浮躁的气氛,不只是今天,确切来说是这几天大家越来越浮躁,只是今天尤为的明显,而且年纪越小的越是浮躁的厉害,喻文州看着手里,卢瀚文以及这几年内又新从蓝雨训练营里签约的三位候补选手今天的基础训练成绩表,他们四人今天的训练成绩都比平时差很多,喻文州皱了皱眉,他知道原因是什么,马上就要到国庆节了,按照国家规定,国庆节选手们也是要放假了,本来就是要放假的选手嘛,这样的浮躁情绪其实也是正常现象,喻文州可以理解,今年大家格外浮躁的原因,喻文州也是很清楚的
  之前在职业选手群里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聊着放假之后的事情,以往的国庆节,大家也就是在家电脑上打打荣耀,过年过节的,按照惯例,游戏都是会推出一些特别项目来吸引玩家的上线率,国庆节不例外,荣耀更不会例外,所以这帮网瘾少年多半都会在家里的电脑桌前打游戏的
  而今年由于联盟里出了很多对情侣,所以导致游戏宅们不再想单独的在家里边玩游戏了,打算组团一起去北京首都组团旅游一圈
  大家都是这么打算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自然也没有例外,两人也打算等到国庆节的时候,一起坐飞机去北京
  想到这里,耳边突然传来的一阵嘈杂声,将喻文州拉回了现实,喻文州看向声源,原来是因为黄少天看见了卢瀚文的成绩,正在滔滔不绝的教育他,喻文州笑了笑,看了浮躁的不只有年轻人,少天这个老资历的年轻人,也是禁不住要浮躁起来了
  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十一点了,该吃饭开始队员们去吃饭的点啦,喻文州和黄少天打个招呼,让他自己去吃饭,随后走出了训练室的门口
  下午喻文州回来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下午的常规训练取消了,大家都很高兴,在众人的山呼万岁声中,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的回去收拾东西了
  黄少天跟着喻文州回到家开始收拾他们旅行要用的东西,蓝雨订的飞机是晚上九点钟的航班,众人打算第二天早上可以去北京天安门看看升旗仪式
  “少天,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了,那个手机带没带这次出远门可不要忘带了”
  “放心把队长都带好了,走吧,走吧,在晚点的话就赶不上飞机了,咱们要快一点儿,别让他们等着急了,这次大家一起旅行,队长,你可别走丢了哦。”黄少天一看就很兴奋,冲喻文州挤挤眼睛,忍不住调笑了一句
  面对黄少天的垃圾话,喻文州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仔细的上下打量了一下黄少天,随后想了想,伸手把自己脖子上的围脖拿了下来给黄少天带好
  “那天我听王队说北京比咱们这边冷还是捂厚一点好,万一我的少天因为旅游着凉了可就不好了。”
  “好啦,好啦,队长,队长你再捂就要把我捂死了,我还要呼吸呢”,黄少天艰难的把鼻子和嘴拯救出来
  “嗯,好了,可以了,我们走吧。”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满意的笑笑,然后牵着黄少天走出了家门
  到机场,他们蓝雨的成员,果然已经在那里了,卢瀚文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发的信息,不用说也知道他发信息的对象肯定现在身在北京的某位薇草队员了
  徐景熙郑轩和李远三人凑在一起,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三人时不时地看向他们的正副队长,又朝卢瀚文看看,看郑轩的口型分明就是念叨着压力山大,另外两人也一脸深有同感的点点头,然后三人一起摇头叹气,那动作整齐的仿佛事先已经练过了几百次了一样
  喻黄二人到了没多久,就到了飞机的登机时间了,一时间又要拿行李又要检票,卢瀚文也没有时间再玩手机了  —————————————————
  到了北京,就看到前来接机的不出意外的是北京的本地选手,微草战队的刘小别
  由于这次打算一起来北京的人很多,而且涉及的战队也非常的广,大家都来自不同的地区,所选择乘坐的交通工具也不尽相同,而北京这片地方所拥有的战队一共有两支,微草和义斩两支队伍,两队人一合计,决定分兵来接待前来旅游的各个地方战队
  由于卢瀚文的原因,刘小别自然就成了前来接待蓝雨战队的不二人选
  “小别前辈。”卢瀚文显然并不知道这些,一下飞机就看见刘小别,他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脸上挂着明亮的笑容,蹦蹦跳跳的向前走去
  “瀚文,好久不见。”刘小别看见卢瀚文过来也十分的高兴,赶忙上前迎接,脸上也露出了笑脸,迎着卢瀚文,顺手接过了他手中到行李箱
  众人看着眼前这一幕纷纷直呼辣眼睛,黄少天侧过头看着自家队长大呼求安慰,喻文州安慰似的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看着刘卢二人相处,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
  简单的打过招呼后,众人就由刘小别和卢瀚文在前面带路(实则是秀恩爱)的情况下,一起来到了微草帮他们订下的宾馆里
  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又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大家也都有点累了,几人到宾馆后分了钥匙就各自回屋休息去了
  喻文州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左右了,于是招呼少天赶紧睡觉,他们打算五点钟起床,然后坐车去到天安门广场看今天的升旗仪式
  一夜无话
  “天呐,队,队长,这人也太多了点吧!”黄少天看着面前人山人海的场景,有些震惊的说
  喻文州也深有同感的点点头
  他们原本计划是,打车一路从宾馆到天安门广场附近再下车,然而现实情况却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他们只是开车到了通往天安门的那条路上,就因为面前塞车的情况,吓了一跳,车辆根本走不动,无奈两人只好提前下车,步行前进,就这么没入人海,人挤着人的,几个人艰难的向前走去
  作为蓝雨的核心成员,他们来到北京,站在微草的地界上,自然要防范的严密些,毕竟蓝雨粉和微草粉可是互相敌对的,这可难坏了蓝雨的一行人,他们本已武装得很严实,但是在人海中挤来挤去的,免不了有些东西一个不留神就被挤掉了
  喻文州小心的护着黄少天
  不过前来天安门来看升旗仪式的人,明显没有什么会玩荣耀的,所以即便黄少天的伪装眼镜已经早早被人挤掉,他也走运的并没有被认出来
  恢宏雄伟的升旗仪式并没有让人失望,黄少天拿出随身携带并一路保存的很好的相机开始不停的拍照,兴奋的不得了,无意识中他想选择一个好的拍照位置,于是向前走了走人群的嘈杂声让他并没用听见喻文州叫他不要走远的话语,黄少天又拍了拍照片,觉得角度还是不够好,于是他又继续向前走了走,直到升旗仪式结束了,他还有些意犹未尽的回味着之前的壮观景象
  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身边早已经没有了队员们和队长的身影,黄少天拿着相机有些发蒙,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好像和大家走散了
  黄少天急忙想去翻兜里的手机去联系队员和队长,浑身上下一摸才发现,由于人群的拥挤,他被挤掉的不只有眼镜儿,包括随身携带的东西一并都被挤掉了,现在自己身上还有的,,,少天看了看,好像就只剩下他手里拿着的这部相机了
  黄少天简直欲哭无泪啊,虽然在荣耀游戏里被他称为冷静沉着的机会主义者,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在这么大场面下迷路的情况,他有些不知所措,周围的一切都不是他所熟悉的环境,也没有了他在自己身边,黄少天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个他自然是指喻文州
  理智告诉黄少天,这个时候他应该冷静下来去找方法,毕竟这里的人说的还是中国话并没有像在苏黎世那样的无奈,然而感性却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依赖喻文州,在喻文州不在的时候他就有些六神无主了
  这么多年的相依相伴,不管是之前并没有公开情侣关系的时候,还是真正已经公开承认情侣关系之后,两人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分开过
  黄少天摇摇头,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黄少天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想来想去他决定使用一个最简单粗暴的方法,他找路人借手机打电话
  凭借良好的口才和出色的外表,黄少天没费太大力气,就借来了一部手机
  拿到手机的黄少天想也不想随手就拨出去了一个号,接通知后那边传来熟悉的温柔的声音,“喂。”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哪怕只有一个字,也让黄少天激动的差点要掉下泪去,那是队长的声音,他绝对不会听错的,“队长队长,是我啊,我迷路了,我现在怎么才能找你们啊,你们在哪里呀?”
  “少天!”熟悉的声音从陌生的电话号中传来,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声音也是惊喜非常,天知道他刚刚都要急疯了
  然后喻文州迅速的冷静下来,“少天,你现在在哪里,你别动我过去找你,其他人,我让他们都已经先回宾馆了。”
  喻文州平静温柔的话语,让黄少天感到无比的安心
  “好的好的队长,我现在就在纪念碑下边,你到这边来我就能看到你了,这边人实在太多了,我不能大幅度走动的。”平时话痨不已的黄少天,这个时候也顾不得说那些废话了,简洁明了的告诉人喻文州自己的具体方向,他现在急切的渴望着见到那人
  “好在那里等我,保持电话畅通。”
  “是,队长!”
  黄少天在人群中再次看到喻文州的身影时,激动的不行,飞快的道谢还了手机后,他顾不得旁人的眼光三两步冲上去,抱住了还在寻找他的喻文州
  喻文州猛然被人从旁抱住,他先是浑身一僵,回过头来发现抱住自己的正是自己一直在找的人,也就松了口气任由人抱住,“队长”黄少天半可怜半撒娇的口吻叫着他,显得委屈极了
  喻文州显然也很激动,顾不得旁人诧异的眼光,也很好的回抱上去,“少天,我可找到你了。”
————————————————————————
  中秋小剧场
  “队长队长今天是中秋节耶”
  “嗯,还好在中秋节的时候把走丢了的少天找回来了^_^”
  “队长(#/。\#)”
  “少天,既然中秋节在北京过的,那我们就入乡随俗吃月饼吧”
  “好啊,好啊,可是队长,王杰希那个抠门的只给咱们送了一块这么小的月饼<(`^´)> ,这块月饼一口就被吃完了,想切开都难,王杰希那个不要脸的肯定是想让我们内部争月饼,进而引起蓝雨的内部矛盾,从而逐渐分化我们的凝聚力(ps王杰希:我不是我没有),balabalabala”
  “没关系的,少天” 喻文州拿起月饼叼在嘴上,走向黄少天
  “唔(///ˊㅿˋ///)”
  黄少天失血过多,卒
  喻文州(王杰希)心脏【1/1】√

我就说吧,黄少和文州来帝都找我玩啦,哈哈哈😄服不服,就问你们服不服 @诶嘿嘿  @亦瑶忆谣  @UzZiz  @浅雅   
群号117362818,进群说明一下来处,或者加我QQ2561668489也可以,我拉你进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进来耍哈^_^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6)

领带歪了  
         腻腻歪歪二人组就这么一路周身冒着粉红气泡的逛着家具城,所幸前来买家具的多是一些中年人,玩游戏的不能说一个也没有,但也是少的可怜,并且这少的可怜的一部分人认出他们的也属于理智粉,没有叫破二人的身份,只是十分低调的要了签名或者合影,然后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事以两人顺利的买完了同居要用的家具“真想立刻就住进我们的新家啊”这是逛完家具城后,回到蓝雨俱乐部的黄少天发出的感慨,喻文州在一旁笑着点头赞同
  大概是因为有了盼望的事情,蓝雨的其他队很明显的发现,这几天正副队长无论是训练还是做战术分析,都格外的有热情,并且表示正副队长原本的公然秀恩爱,现在已经升级成为了时时刻刻无形撒狗粮了
  用郑轩的口头禅来形容蓝雨队员目前的处境,真是再合适不过了,天天看着正副队长各种秀,真是压力山大啊
  于是,在众人的各种期待中,喻文州和黄少天终于搬出了蓝雨俱乐部的集体宿舍,开始了他们的同居生活
  然而当他们满心欢喜的打开新家的房门时
  “哇哦,好乱啊,队长我们居然买了这么多东西!我买的时候还觉得没买什么呢,队长咱们这战斗力应该快赶上苏妹子她们了吧,balabalabala”
  喻文州安静的听着,没有插话,却趁黄少天一个不留神一把将人拉进屋里关上门,黄少天被喻文州突然的一拉就有些重心不稳,游戏里平衡能力极强的黄少天,在现实中也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游戏宅,所以他顺势就扑向了先他一步进门的喻文州
  喻文州没想到黄少天会突然扑过来,一时间来不及反应只能勉强调整好身体,不让黄少天受伤,他忙一手搂住黄少天,随后另一手向后撑地,希望借此缓解一下自己与地面接触时的速度
  此时黄少天也展现出了他身为机会主义者的敏捷反应,在已知摔倒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后,抬手勾住喻文州的脖子,向自己的方向拉了一下
  两人瞬间完成的一次配合,成功的减缓了喻文州所要承受的疼痛,但是嘛……随着喻文州的倒地,黄少天也终于扑到了,呃,喻文州的身上,只是位置嘛,有点尴尬……
  两都有些发愣,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这到底怎么回事,黄少天低头看看近在咫尺的某种男性器官,又抬头看看喻文州的脸,默默的小嫉妒了一下,随后又小得意了一下,喻文州低头看着黄少天,发现怀里的人没事,也就松了一口气,他看黄少天的脸变来变去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也觉得蛮可爱的,就这样大约半分钟后,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后背,语带笑意的开口了
  “少天还不起来吗?”
  “啊,哦”黄少天明显还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应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队长我是不是压疼你了,快起来让我看看伤到哪了没有”黄少天心急火燎的,手上却是小心翼翼的,把喻文州从地上拉起来,红着脸低着头,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在等待大人的批评一般
  “少天我没事的,刚刚是我不好突然拉你的”喻文州轻描淡写的说着:“少天别愣着了,咱们今天得收拾一下这些东西,明天还要回蓝雨参加训练不能迟到啊”
  “好的,队长咱们以后就要住在这里了,今天得好好收拾一下,以前云秀和苏妹子总说宅男的房间乱糟糟,咱们可得好好收拾,让她们知道宅男的房间也可以很整齐的,,,,队长队长咱们下次在这摆的挂钟吧,,,,队长队长咱们把这边当客厅吧,,,,队长我记得”黄少天手上干着活,嘴上也不闲着
  喻文州听着有时候也应上一两句,两人一起收拾,到也没觉得枯燥
  等两人收拾的差不多了,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了,草草叫了外卖,吃完饭喻文州先去洗澡了,等喻文州出来,黄少天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喻文州凑过去
  “少天,醒醒,别在这睡,容易着凉,来,跟我回床上睡去”或许是收拾房间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黄少天只是无意识的哼哼,依旧继续睡觉,喻文州叫几声,在叫醒黄少天无果后,喻文州无奈又宠溺的笑笑,随后进屋拿了床被子轻轻盖在黄少天身上,俯身在黄少天耳边道了声晚安,就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黄少天是被吻醒的,或者说是被吻的缺氧了,而不得不醒的
  被吻醒的黄少天不停咳嗽,喻文州仍然微笑的坐在沙发边上,不时的轻轻拍拍黄少天的后背帮他顺气,黄少天过了好一会才缓过一口气来,转过头略略撇了一眼喻文州手上的手表,现在才六点钟离蓝雨训练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黄少天有些幽怨的眼睛看向喻文州,嘟着嘴巴一脸的不高,语气中带着鼻音:“队长 ,现在才六点,还早啊,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好不好”
  “少天,我们已经从俱乐部搬出来了,所以要早点起来过去”
  黄少天听了也知道非起不可,但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的,于是黄少天特孩子气的一头扎到喻文州胸口拼命的蹭啊蹭,喻文州原本已经穿戴整齐准备出发了,一下子就被黄少天搞得有些凌乱了,喻文州眼神暗了暗,倒也没生气
  “少天,我今天要去冯主席那里参加队长会议,都该要走了,你却把我衣服弄乱了,少天这是又想吃秋葵了吗,嗯”听喻文州要让他吃秋葵,黄少天差点没从沙发上滚到地上去,睡意一下就去了个干净,黄少天定定神看看喻文州,男子还是那个帅气的男子,身上穿着的衣服,衬衣稍稍有点褶皱领带松懈:“队长,我”
  “少天,帮我把衣服整理好”喻文州露出了一个喻氏的心脏笑容,黄少天看着笑得一脸温柔爱人,伸手去帮喻文州整理衣服,然后又去整理喻文州的领带
  喻文州看着低头给自己整理衣服的黄少天,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这就是所谓的平凡的幸福吧,喻文州默默想着

@诶嘿嘿  @亦瑶忆谣  @UzZiz_  @浅雅 好久不更喻黄了,你们还记得这篇喻黄文吗?本来应该昨天晚上发的,结果我没熬住睡着了,所以今天早上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