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规则游戏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10)

不得已的大扫除
  由于先前有过把黄少天弄丢了的经历,在之后的旅程中,喻文州看黄少天格外的紧,这次来北京旅行的不只有蓝雨的一行人联盟中很多人都来参加了这次活动,于是当他们和喻黄一起行动的时候,纷纷表示时不时就会被喂一嘴喻黄糖。
  以下是对参加北京七日游的众人的随机采访。
  据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蓝雨队员透露:某天夜里看到黄少偷出门,过没过多久就看见喻队穿好衣服也走了出去,并且目标非常明确地向着左方侧方向的小吃街走去。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叶姓男子透露:“那天,哥和小周晚上睡不着觉,就去了隔壁的小吃街逛逛,结果居然在那看见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哝,就旁边儿这种麻辣烫小摊。”
  采访:“那他们没被其他顾客认出来真是幸运啊。”
  “不不不,重点是,那可是麻辣烫啊,你不知道吗,手残吃不了辣的,可黄少天点的全是麻辣的,而且我还听见黄少天咬牙切齿的和服务员说所有的菜都要地狱辣,真不知道手残怎么惹他了。”
  采访:我怎么莫名听出了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啊(;一_一) 。
  
  “哦,你问蓝雨的队长和副队长啊。”霸图某位文质彬彬的男子推了推眼镜然后说:“本次国庆节联盟一共放了八天的假,我们晚上坐飞机来到这里,随后大家在宾馆汇合一起去看了升旗仪式,之后几天大家以单独活动为主,偶尔会有集体活动,我如果记得没有错的话,蓝雨的两位队长一共只参加了两次集体活动,一次是集体看升旗仪式,还有就是第二天一起去爬长城,之后的集体活动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了,蓝雨的其他三位队员一直都有参加集体活动。”皱眉想了想,“不对,改一下,不是三位,是四位,还有一位由于一直在微草,所以一时疏忽了,抱歉。”
  
  “喻文州啊,那就是个护妻狂魔!”被采访到的某孙姓本地人士,一脸宠溺看着对面留着粉色长发开心吃蛋糕的青年,随意的说:“整个假期我都跟乐乐在一起,不信你问乐乐,我们就没见他两个分开过,开始乐乐找黄少天的时候还是给黄少天打电话,后来发现打喻文州的电话才能更快找到黄少天。”
  “就是就是,上次还说要单独和黄少一起去玩儿呢,结果喻队死活不放心,非要亲自跟着才肯放心,不是我们两个要说悄悄话诶,怎么当着他们的面呢。”
  “嗯,还有这事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悄悄话不能当着我们说?”
  “没有。”(弱弱开口,望着孙某眼睛眨巴眨巴的)。
  “诶,下次要出去记得跟我说,听到了没有,别跟那个黄少天似的,到这第一天就把自己给丢了。”
  “嗯嗯,我就知道,大孙最好了\^O^/。”
  采访:这满满的双花狗粮冷冷砸在脸上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啊啊啊,喻黄啊,那天看见喻队和黄少天在咖啡厅里吃冰淇淋呢,他们坐的正好是靠窗的位置,我和沐澄、云秀姐刚好路过,看见黄少吃的满嘴都是冰淇淋,跟花猫一样,还正好看见喻队拿手给黄少擦嘴来着,而且,而且重点是喻队还把擦下来的冰淇淋放嘴里吃了!这是间接接吻啊!”某联盟女生已经激动到癫狂状态了。
  “嗯,是啊,我和云秀当时也在呢。”
  “是的,沐澄还说喻队吃完后大概还说了句好甜来着。”
  采访眼前一亮:“哦,请问是三位美女亲耳听到的吗。”
  “emmm,不是啦,其实我也不清楚啦,这只是靠唇语瞎猜的啦。”
  “不过,沐澄你唇语好像是叶修那个心脏的交的吧。”
  “嗯。”
  “哦,对了,还有啊,来到北京自然是要去爬长城的,但是联盟里基本就是一群战斗力为五的渣渣,没爬多久就累的不行了,我有仔细观察哦,那两位可一直是手牵手哦,一直没松开呢。”
  “小戴你看的真仔细。”
  “那是,难得一次性还是这么长时间看见联盟里的大家,这可是以后画本子的宝贵素材,不然我才不想来着人挤人还热死人的帝都呢”某人越说越激动,众人沉默。
  
  “队长和副队啊,他们两个天天在一起啊,睡觉的房屋,本来我们要的是两人标准间,结果后来我去队长房间串门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不是标准间,居然是是大床房,真是太狡猾了,不过那个床好舒服呀,小别前辈,我们下次也要大床房吧,那个又大又舒服,晚上一起玩游戏还方便。”
  “哎”一旁本来想要阻止他说话结果却晚了一步的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微草队员有些扶额。
  “咳咳,那个记着通知麻烦把这段切掉,不要发出去。”
   记者露出了一个喻氏微笑(^_^) ,笑而不语
  
  “以上就是我们的随机采访到的情况了,作者。”
  “好的,谢谢前方记者的精彩采访,你们的努力不会白费,咳咳,扯远了。”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喻黄以及其他联盟众人的北京之行,也即将结束,今天就返程的日子了。
  喻文州在整理两人一路上照的照片,那些是他们去过地方,他们吃了地道的北京烤鸭,去了北京欢乐谷,逛了长城,看了天安门的升旗仪式,去了紫禁城又到颐和园里转悠了一圈,最后他们坐北京的地铁,到北京大学里逛逛了一圈,喻文州看着手中两人的合影,感觉这个国庆假期过的真是充实而满足。
  “少天,今天我们该回去了。”
  “队长,我已经收拾好东西,就等着到了时间咱们一块儿出发去机场和他们汇合了,队长现在几点了,咱们什么时候走啊?”黄少天边说着,边继续整理着自己的伪装,毕竟这次要回的地方,是蓝雨的大本营——广东,在那里可不能像在北京这几天似的天天几乎不用带伪装,在广东的大街上,如果两人毫无遮掩的话,那是铁定要被蓝雨粉认出来的,万一引起骚乱那就不好了。
  来到北京的第三天,喻文州就和联盟里的其他心脏一起商量决定这几天的北京之行,最好大家大部分时间都单独活动,于是这八天在北京,他们两个人几乎都是单独行动的,虽然两人所去过的地方和大家也差不多,但由于喻文州巧妙的错开了一个时间差,导致他们基本上没有碰上其他人,两人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单独相处,旅行就要结束了,回味着一切的喻文州觉得当时的决定真是太明智了。
  回到广东,刚下飞机,喻文州就拉着黄少天对其他的队员分开了,不用说肯定是直奔他们的二人小窝了。留在原地的吃狗粮三人组直呼辣眼睛,一旁的小卢瞅着这一帮蛇精病的队友,摆出了经典的黑人问号脸。
  进屋以后,黄少天原本想直奔他们的大床,然后好好的睡一觉,他觉得这一路下来,虽然玩的很开心,但是也累的自己骨头都要散架了,然而当他看清楚屋里的情况后,黄少天哀嚎一声“我去”他发现他这个美好的愿望,恐怕是实现不了了。
  八天不在家,所有的家具上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且由于出门的时候两人都忘记关窗户了,导致有雨水贱了进来,靠窗的地上湿了一片,喻文州看看大门外贴着的几张只,楼下写的谴责他们屋里渗水妨碍他人休息的话语,苦笑不已 。
  喻黄二人对视一眼,十分心有灵犀的任命般叹息了一声,随后开始挽起袖子开始他们的大扫除了。
  两个小时过后。
  喻黄二人一起瘫在了沙发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没错,就是那种葛优瘫,看着一切恢复了原样的房间,有些欣慰,经过两个小时努力,他们终于小窝收拾回了原来的样子。
  “诶,队长啊,我说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我腰都酸了。”黄少天这个时候倒是还有一点精力来抱怨。
  喻文州看了看他有些心疼。
  “少天先去洗澡吧,洗完澡我给你揉揉腰。”
  “哎,不用了,不用了,队长,我这么年轻,休息一晚上就好了,没事的,队长你很累了,就别在我别再给我揉了。”黄少天连连摆手 。
  喻文州心疼黄少天,黄少天又何尝不心疼喻文州。
  喻文州笑了笑没和黄少天争什么,只是说,“先去洗澡吧,一会儿再说。”
  “哦,好。”
  当天夜里,据附近的居民反映当天晚上他们听见了一阵声音极大的叫喊声,当时以为出了什么事,差点儿要去报警,不过后来声音就渐渐小了下去,想着明天就要开始上班了,于是更加珍惜起这宝贵的最后一点假期时间,不再多关注其他人的事儿了。

@诶嘿嘿  @亦瑶忆谣  @UzZiz  @浅雅 在国庆的最后在更一章,就是不知道你们睡了没
  群号117362818,进群说明一下来处,或者加我QQ2561668489也可以,我拉你进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进来耍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