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规则游戏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14)

二重奏
〔蓝雨的受害者群〕
八音符:!!!
八音符:群名谁改的?
灵魂语者:受害者,,,是又出什么事了吗【心里痛.gjp】
涛落沙明:不知道,今天一切正常【说着往嘴里塞一大口狗粮.gjp】
流云:前辈们有没有觉得最近的训练效率有点低啊
枪林弹雨:……
八音符:……
涛落沙明:……
灵魂语者:愁啊!
枪林弹雨:压力山大啊!
灵魂语者:我头疼!
涛落沙明:我感觉我有自虐倾向我得去医院查查
八音符:+1
灵魂语者:+2
枪林弹雨:+3
流云:……
流云:前辈们这是怎么了?【黑人问号脸.gjp】
灵魂语者:小卢别问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八音符:我好像明白群名是怎么回事了【捂脸哭】
涛落沙明:【捂脸哭】
枪林弹雨:【捂脸哭】
……
蓝雨这几天真是一点也不平静,简直可以说是鸡飞狗跳,而搞事的罪魁祸首却没人惹得起,正是蓝雨的正副队长,准确的说是蓝雨的副队长黄少天,不过由于某些蓝雨【除了未成年以外】人尽皆知的秘密,导致蓝雨的喻文州队长这个唯一能管的住他的人纵容了他的搞事行为,其他队员在有了这个认知了以后,也就只能在心里一边抹泪喊心累一边还要保持微笑吃狗粮
〔搞事的副队长〕
黄少天作为这次搞事的罪魁祸首,这几天过得一点也不轻松,他每天都绞尽脑汁想着各种各样的方法,然而这些方法似乎对于队长喻文州都没有效果,最后往往以失败告终。
身为全联盟最招人烦的话痨,嘴炮功夫当然是很厉害的,然而平时的黄少天却并不会对队员也如此摧残,黄少天仅仅把这当做是一种对敌时的战术,生活中的黄少天是不会像比赛场上的黄少天那样,有是没事都要说话的,然而这几天他却把嘴炮的功夫作用在了对敌的同时,也作用在了他的队员们身上,郑轩以为首的压力山大党们表示他们的抵抗力,都已经不足以抵抗这样开启全方位地图炮的黄少天副队长的攻击了。
然而以为这样就可以将队长打败吗?那你错了,黄少天记得真是太天真了,喻文州用了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将黄少天放到了一个单间轻轻而易举的就将他与别人隔开了,地图炮也攻击不了队友了,隔成两个房间反正也不影响练习,荣耀嘛有网线就可以继续练习了,并不需要真人坐在同一个房间的。
一计不成黄少天,又心生一计。虽然房间已经被分隔开,黄少天的嘴炮无法攻击到其他队友,但是给他做指挥的人,依然会遭到嘴炮的“洗礼”,于是没有人愿意担这个严肃的任务,这个任务最后只能落到他的队长喻文州身上了。
黄少天心中一喜,心说,队长这下你可逃不了了,黄少天嘴炮的功夫厉害,在说情话撩人方面也是很厉害的,别看他在表白的时候,结结巴巴的,真正跟队长在一起了,却也是很会撩人的,这还这一场比赛还没打十分钟,就听见黄少天嘴里蹦出各种各样缠绵悱恻的话,都不带重样的。毕竟现在就只有他跟队长两个人在房间里,连被其他的队员们看了笑话的问题也不用考虑了,然而让黄少天郁闷的是,他的队长喻文州竟然完全没有被他给他撩到,一直没有受到影响,专心的,准确的指挥着他。
队长没有受到影响,这个认知让黄少天有些心慌,队长他已经不在乎我吗?还是队长根本就没有在乎过我?队长为什么没有受到影响?或者其实队长根本就不在乎我吧。黄少天越想越是惊恐,越想越是难受,心乱如麻手中更是不知出错了多少错误,这是他本来不会犯的错误,最后他停了下来,喻文州上前询问他怎么了?却发现黄少天的蒙眼布已经湿了,他哭了。
喻文州显然是没有料到这种情况的,慌忙去解他的蒙眼布,黄少天却是心情不好,转动转椅,直接转过头去,自己一把拉下了蒙眼布,入眼所见却让他愣住了。
那是在他旁边的一台电脑,电脑的屏幕也是亮着的,然而上面显示的却并不是游戏界面,而是一个企鹅对话窗口,上面的名字是他的队员的名字,而之前他操作时,给他发出的一条条命令,正是现在还在不停出现在对话窗口里的字。
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喻文州让他们练习的内容,并没有包含自己进去的,也就是说,从指挥到蒙眼训练,全程他都是不参加的,所以虽然这次给自己做指挥的人是他,然而却是通过企鹅传话,而他不过是将真正指挥人的话念了出来而已,这样最终的训练效果虽然会大打折扣,但和他危害性极大的地图炮比起来,确是要好很多的。
发现这样的情况,黄少天并没有觉得自己被愚弄了,相反,他还有些高兴,至少他知道喻文州对自己的撩拨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的,他只是为了完成训练而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
有了这个认知,黄少天又觉得自己刚刚耍小脾气的样子,实在是很丢人,喻文州何等聪明的人,略一想也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有些好气又是好笑,过来拍拍他的后背以示安慰她,黄少天脸上发烫,转过头伸手搂着队长的腰,将头紧紧的贴在了队长的腰上。
两人这样相互依偎着,直到对面发现黄少天的角色一直没有动作,发来询问窗口抖动时才分开,这样的两人自然是无心再继续训练,喻文州看了看时间,离结束训练还有很长一段,已经没有什么心思训练的两人,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训练,还别说效率确实是提高了不少,等到训练结束,喻文州在企鹅上简单做了总结,随后说了一句训练结束,也没去见其他的队员一面,就直接拉着黄少天回家了。
黄少天一路上都是美滋滋的,直到快走到家门口了,才醒过闷儿来,自己这是不知不觉又被队长带到圈套里去了,不对,这次都不是队长下套了,而是他自己下了个套,然后就自己钻了进去,还钻的挺高兴,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啊,黄少天这样想着。
这样可不行,黄少天嘴里叼着队长喻文州平时用来分析战术时用的那根笔,将自己裹在被子里,眼珠乱转。
喻文州洗完澡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不由得被气笑了,伸手取走被黄少天的小虎牙折磨得可怜巴巴的自动铅笔,亲了他一口,“行了,别瞎想了,赶紧睡觉吧。”随后就准备关灯上床睡觉。黄少天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猛的坐了起来,吓了喻文州一跳,连忙问,“怎么了?”
黄少天一脸严肃的转过头,十分郑重的盯着喻文州看,看的喻文州直毛骨悚然,随后他说,“我们分居吧。”
说完也不理会喻文州的反应,也没有解释,黄少天直接把被子一裹,转头去睡觉了。
于是第二天两人就搬回了蓝雨俱乐部里住,虽然他们离开俱乐部,在G市单独买了房子住,蓝雨俱乐部倒也没有将他们在俱乐部的宿舍撤销掉,两个的房间都依然保留着,方便他们随时回来,里面的东西也没有人动过,他们只需要带一些生活用品自己回来住就行,并不需要搬些什么。
〔蓝雨的受害者群〕
灵魂语者:发生了什么,队长和副队长是吵架了吗?
八音符:可怕,我感觉厄运将要降临
涛落沙明:不,我觉得他们没事,只是
八音符:只是?
涛落沙明:只是不已分手为前提的吵架都是撒狗粮;不已离婚为目的的冷战都是秀恩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gjp】
枪林弹雨:压力山大【转身抱住了胖胖的寄几.gjp】
流云:前辈们别担心,我相信他们会好的
八音符:我居然沦落到要让小卢来安慰我【泪流满面.gjp】
灵魂语者:我居然沦落到要让小卢来安慰我【泪流满面.gjp】
涛落沙明:我居然沦落到要让小卢来安慰我【泪流满面.gjp】
枪林弹雨:我居然沦落到要让小卢来安慰我【泪流满面.gjp】
流云:前辈们……
〔闹分居中的黄少天〕
分居后的第一天,当众人一大早起来见到黄少天时,就发现他无精打采的,脸上有很明显的黑眼圈,整个训练从头到尾,更是一直在不停地出现各种各样的低级错误,可以说他整个人都不精神不集中到了极点,黄少天的状态喻文州自然是看在眼力的,趁着中午吃饭的时候,亲自过来问黄少天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他的关心黄少天能感觉到,然而黄少天却拒绝了他的好意。
开玩笑,本来就是自己要和他分居的,借此来达到搞事情的目的,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说放弃就放弃呢?黄少天如此想着,感觉自己很是理直气壮,然而当他再次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关上房门周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后,刚刚那一股理直气壮的想法,就一下子都不见了,他拉拢着脑袋,挪动脚步走向屋内的椅子上,坐下来后,以一种葛优瘫的姿势,看着天花板,开始出神。
很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黄少天转过头看向书桌,却正巧看见了桌上摆着的夜雨声烦的立牌,那是荣耀联盟第六赛季冠军队角色的立牌,和市面上出售的不同,这个是喻文州特意为自己和他制作的,索克萨尔的立牌在喻文州房间的桌子上,夜雨声烦的立牌在自己这里……想着想着黄少天不禁笑了起来,随后像是反应过来什么似的,又开始拼命摇摇头,像是想要把这段记忆从脑海中赶出去,他拼命的抑制住自己想要立刻冲出房间,去找喻文州的想法。
黄少天废了老大力气才让自己再次平静下来,却还是觉得有些心虚,起身想去洗手间洗把脸,却是好巧不巧的看见了挂在门后的一条银色毛衣链,链条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东西了,上面的银漆褪色磨损的很严重,然而黄少天却是一直没有将它丢弃。
这也是喻文州送给他的,那是在他们刚刚成为蓝雨的正副队长的时候,那时喻文州刚刚打败了,蓝雨的前队长他黄少天的魏老大,魏老大心情低落宣布退役,黄少天的心情非常的不好,然而他却在这时被俱乐部委任为队伍的副队长,而队长就这是这个赶走了魏老大的他最讨厌的人喻文州了,喻文州为了队内的和谐,不想与他闹矛盾,知道他心情不好,有什么事也都让着他,可以说想尽了办法和他缓解关系,却不见效果。直到一次外出,喻文州无意间看到了一条毛衣链,随后就买了下来,在黄少天的生日时当作礼物送给了他,黄少天非常喜欢这条毛衣链,因为这条毛衣链的坠子是一把剑,那把剑非常像自己的银武冰雨,黄少天看了也很是喜欢,又是自己过生日,人家也用心送来了礼物,黄少天自然不好继续冷脸相对,后来两人聊了一宿,关系从那时起开始有所缓和。
黄少天走过去,将毛衣链拿起来细细把玩,很快却又僵住了,将毛衣链挂回原来的位置,一脸懊恼的走到床边,将自己深深地埋在枕头里。最近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又开始想要去找喻文州了呢,这才多长时间不见啊?
忽然,黄少天耸耸鼻子,什么味道?好熟悉,循着香味,看过去,香味是从一旁的柯基犬公仔身上散发出来的,看着这只玩偶,黄少天简直欲哭无泪啊,没错,这也是喻文州送给自己的,这是他们确立关系一一个月时候的事了,那天两人出去约会,路上看见了这只柯基狗,喻文州还嘲笑他,说他就跟这只狗一样可爱,于是就买了下来,送给了自己,就因为这事,自己当时还狠狠的跟喻文州认真争辩来着呢,喻文州却只是抱着玩偶笑着听自己说,最后自己却也没舍得将它丢弃,毕竟这可是喻文州抱了一路的狗呢。
这样一想能在这只玩偶身上闻到喻文州的味道也就不奇怪了,毕竟喻文州是爱干净的人,那天约会更是非常的郑重,在身上喷了经常用的古龙香水,自己和他朝夕相处这么长时间,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味道,忽然身边没有了他,却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还真是让人想念啊。
黄少天抱着柯基,整个人没骨头似的趴在床上,这间只属于他的房间里,到处都充满了队长的影子,他真的能离得开喻文州这个人吗?黄少天觉得他自己办不到,可是一想起那天听到的对话,黄少天忽然就觉得有些委屈了,喻文州,你真的想要离开我了吗?
黄少天麻木的看着屋里的一一件件事物,上面或多或少都有喻文州的影子存在着,黄少天就这样一点点的看着,忽然就觉得,如果这是喻文州想要的,那么就如他所愿也无妨,这样想着,眼神变得温柔了许多,虽然他的心依然很痛,却有些看得开了。
下午的训练,他没有再捣乱,认真地完成训练,然后回卧室睡觉,第二天起床,训练,如此循环往复。
〔喻文州的担忧〕
蓝雨的队员们明显能感觉到这几天,他们的副队长又变回了从前那个黄少天,不再像前几天一样处心积虑的搞事情,虽然他们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也都松了口气。
当然这些人里并不包含喻文州,喻文州当然是很关心在意黄少天的,看着他搞事情,不配合训练,又看着他现在开始认真参加训练,表面上看没什么问题,但是喻文州知道这是不正常的,黄少天不配合训练,原因是什么,他隐约能猜到一些,然而这是自己对不起他的,所以喻文州宠着他惯着他,然而现在他突然开始配合训练,却让喻文州有些措手不及,但他知道这是不正常的,原因无他,黄少天太亢奋了,如果仔细观察不难看出他眼底的黑眼圈是越来越重了,喻文州知道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很不好,现在别看他训练的时候精神亢奋,但其实这不过是硬撑罢了,喻文州心中明白,可是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去说什么,然而嘴上不说,心中却是更加担心了。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应该是失眠质量不好,因为不仅黄少天不适应身边没有自己的日子,他也很不适应身边没有黄少天的生活,失眠同样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于是喻文州决定晚上给黄少天送热牛奶,这是他现在为数不多的能为黄少天做的事情了。
热好牛奶,喻文州来到黄少天的房门口。敲了门说明来意后,黄少天并没有向之前一样拒绝他的好意,黄少天接过了热牛奶,还微笑着让他进来坐坐,喻文州感觉自己可能是在做梦,张了张嘴,如此顺利的就进了黄少天的房间,这让他在来时心中想好的一大堆说词,顿时没了用处,然而结果是好的,喻文州也就没在继续纠结下去,进了屋两人随便的聊了一些有关战队训练的问题后,喻文州就离开了。
有了黄少天的配合,又是他们这样一直在一起训练的伙伴,喻文州预想的训练效果很快就实现了,在又一次的比赛胜利后,喻文州知道训练想要的效果已经完全达到,蓝雨的“二重奏”已然成型,新加入的卢瀚文可以很好的融入队伍中,自己也就可以进行下一步的安排了。

失踪人口无规则游戏回归了,客观,让您久等了,这次依然是你们熟悉的夜间发文,之前一直没有更新,在这和各位道一句对不起,然后对于依然给予我支持没有取关的各位亲人们说一声感谢,那就这样吧 @诶嘿嘿  @亦瑶忆谣  @浅雅  @六六安  @qzuse  @六溜溜 大概就这些人了吧,如果有落下的跟我说下,回头我再来补上(^_^)

老规矩附上群宣(ง •̀_•́)ง群号117362818,进群说明一下来处,或者加我QQ2561668489也可以,我拉你进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进来耍哈^_^

3 2 1,发!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