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规则游戏

我们还有很多属于蓝雨的夏天

温馨三十题,喻黄向(11)

猜猜我是谁?
  愉快的十一假期结束后,大家又恢复了正常的生活,该训练的训练,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打游戏的打游戏。
  且说今天的蓝雨训练室里的气氛,让人感觉有些非比寻常,然而大家都不知道因为什么,这是感觉很压抑,至于感觉到压抑的原因嘛,他们平时最喜欢说话的副队长,今天上午特别的安静,他除了在指导操作上要说的话,就再没说过一句废话。
  众队员心中齐齐呐喊,队长你说几句话呀,哪怕是废话呢,平时我们都不想听,今天我们真的非常的想听你说废话,你看我真诚的眼睛,所以你到说两句啊。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接到众人迫切的脑电波,他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沉闷的完成自己的练习,然后完成队内练习,然后他就沉默地坐在自己电脑桌前,没有缠着喻队说话也没有去跟卢瀚文PK,更没有去说他平时最爱说垃圾话。
  队员绝望了,于是他们转移了目标不在拿眼睛去看他们的话唠副队长黄少天,众人一起转移目标改看他们的战术心脏队长喻文州。
  喻队呀,你快点说两句话呀,快点哄哄黄少啊,他怎么了到底,你赶紧说句话呀,别让这样的气氛的坚持下去了,我们快要崩溃了,压力山大呀。
  然而,平时善解人意的喻文州今天也一反常态的没有注意到众人期盼的眼神,一个上午他也是自己电脑桌前,静静地做基础训练,而后队内训练,然后开始摆弄他那些战术文件,一副非常忙碌的样子,让队员们也不好意思直接去打扰他。
  其实喻文州也不知道今天的黄少天是怎么了,一反常态的不跟他说话也不过来,没过来打扰自己,喻文州对此也很奇怪,不过正好今天正好战术分析到了一个非常紧张的时候,他也不好分心旁鹜,顾不得黄少天的情绪,先认真的去完成这项工作,想着等到事情结束了,再过去看看黄少天究竟怎么了,然而喻文州的战术分析一弄就弄了一个上午,一直弄到了中午大家该去吃饭了还没有弄完,喻文州直接连饭都没有吃,在其他人去吃饭的时候,他依然坐在训练室的办公桌前继续看着各种数据,想着接下来的步骤。
  蓝雨战队队内临时讨论组,除了喻文州黄少天两人以外的所有蓝雨队员
  “天呐,天呐,他们两个不会是闹别扭了吧,今天一上午他们两个谁都没有理过谁,这都到吃饭时间了,喻队直接就没来吃饭,黄少一个人过来的,吃饭都不说话了,他们两个到底怎么了,天呐,天呐,这样低气压,真是压力山大呀。”
  “是呢,是呢,不过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呀,你们有没有什么有线索啊,知道的什么的都来说出来,咱们情报共享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今天早上来的时候,我看他们两个跟往常一样啊,并没有什么差别,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哦对了,今天早上训练之前他们两个曾经有一段时间不在屋,喻队好像去了一趟经理办公室,然后黄少也出去了,他们再回来好像就不太对劲了。”
  “小卢的这条消息非常有价值,那么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情况?”
  “也是今天早上的事儿,大概是在早训刚结束的时候我去卫生间,到门口了好像隐约有听到抽泣声,然后我就看见黄少从里面出来,鼻子有点红,问他怎么了,他就摇头不说话,然后说没事儿就走了。”
  “这么看来黄少之前哭过,难道是喻队欺负他了。”
  “怎么可能啊,拿脑子好好想想,喻队那么宠黄少,怎么可能会欺负他啊,想太多了。”
  “看来问题应该就是出在了喻队去找经理的事情上了,不过喻队今天到底为了什么事去找经理啊?有没有谁听说什么啊?”
  “没有,一切平静啊,喻队回来什么都没有说,好像就是他们两个谁都不说话了而已,还没有发生别的什么事啊。”
  “可怕,怎么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好可怕,这真是压力山大啊。”
  “就是,这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现在越是宁静,等到后面就越是波涛汹涌,大家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嗯嗯,所以说前辈他们到底怎么了,我还是不太明白。”
  “小卢,他们应该没什么事儿,不过咱们战队可能会有事儿了,具体什么大家也都不知道只能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下午
  “从今天开始,咱们下午要多加一个训练项目了,大家辛苦一些这个项目和咱们平时做的基础训练有点不一样,目的是为了提高队内队员合作的默契程度。”午休结束后,大家回到训练室做好准备开始下午的训练时,喻文州站起来对大家说。
  众人面面相觑,心里暗道一声,来了。
  黄少天依旧很平静,似乎早已经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之后喻文州并没有多解释什么,将卢瀚文叫到了身前,然后从身后的桌子上,拿起一条黑色的布条蒙上他的眼睛。
  “队长,你这是要做什么啊?”卢瀚文十分不解地问着,然而他并没有阻止队长的举动,在队里队长的命令就是一切,他虽然不解,但是首先还是选择了服从。
  “小卢别怕,这个训练的规则就是由小卢蒙上眼睛,然后操作鼠标由其他人指挥着去完成咱们的基本训练就可以了。”喻文州依旧微笑着给众人解释着。
  “什么,这怎么可能呢。”喻文州的话让卢瀚文非常不能理解,作为蓝雨的正式队员,他们的基础训练并不是像普通玩家那样跑跑跳跳就算完事儿的,他们需要很精准的打到某一点或者劈砍到某一位置是一点点都不能出错的,然而蒙上眼睛之后,视觉被剥夺,在卢瀚文看来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小卢,你要学会相信你的队友”喻文州并没有去急着回答卢瀚文的质疑,只是在他身后平静地说出这句话,随后他又说,这个训练项目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要参加,我会在一旁监督大家完成任务。
  “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既然队长不参加,那就从我这个副队长开始吧,小卢你做好准备,我要开始指挥你啦。”黄少天一反上午的萎靡不振,下午他似乎恢复了精神,又开始了他一贯的垃圾话作风,队里的其他队员看副队长没什么事了,都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训练进行的很不顺利,如卢瀚文想的那样,作为蓝雨的正式队员他们的训练非常的难,困难的基础上,现在又加上了蒙上眼睛,这就在艰苦的基础上又把艰苦的程度翻了好几倍,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第一天的训练也确实这样,由身后的队员指示着,卢瀚文几乎就没有中过,他身后的队员也都很着急,他们非常想做出正确的指示,好让卢瀚文成功地完成任务,当然总是在这样那样的地方差上那么少许。
  喻文州看了看表,然后对大家说:“好了,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吧,大家可以去休息了,小卢也不要灰心丧气,一开始确实很难,这个试炼非常考验大家和你配合的默契程度,对你以后的成长很有帮助,继续练吧,请大家以后每天下午都要来参加这个训练。”
  回家的路上,喻黄二人一如往常一般手牵手往家的方向走着,谁都没有提今天发生的事儿,两人似乎各怀心思,虽然嘴上有说有笑,但两人明显都在回避着什么事情。
  眼看着快到家门口了,黄少天终于忍不住想说些什么,他停下来。
  牵着手的喻文州也停了下来,略带疑惑地回头看着他。
  “呃,那个队长啊,今天下午跟给卢瀚文做这个特殊训练,我突然想咱们也来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少天说来听听。”喻文州原本以为黄少天是要问他突然给卢瀚文增加训练项目的原因,正想着要如何回答,就听见黄少天,只是说想到个游戏,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管黄少天有没有意识到什么,但是自己现在还没有想好怎么和黄少天说这件事呢,能瞒一刻是一刻吧,喻文州暗自想着。
  黄少天微微一愣,其实原本黄少天只是为了避免尴尬,才随口扯些话来说的,不过看到喻文州有这个兴致,于是也真的思考起了游戏。
  “嗯,队长是这样的,我蒙上你的眼睛,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指示的,然后你要一边回答我的三个问题一边走到家好不好,如果我们顺利到家就算你赢了,反之,就算你赢了,输的人要答应赢得人,一个条件哦。”
  “好啊,那我们开始吧。”
  对于黄少天,喻文州几乎是下意识的宠溺,黄少天说的话,只要不违反原则,他一般都会答应,他希望黄少天可以过得开心。
  由于本身身高的缘故,黄少天是要比喻文州矮一点儿的,于是黄少天站到马路旁边的台阶上,这样他就可以轻松的捂住喻文州的眼睛了,小心翼翼地将手贴在队长的眼睛上,忐忑了一天的心忽然就这么平静了下来,好像只要这样待在他的身边就足以让人安心了,喻文州被阻绝了视线也有些不习惯,手总想抓点什么,于是他抓到了黄少天的衣服,两人就这样向前走去。
  “好了少天,你可以开始问了。”
  “嗯,猜猜我是谁。”说到蒙眼睛,黄少天就想起了小时候大家一起玩的猜猜我是谁的游戏,喻文州说可以问问题了,黄少天不假思索的问了猜猜我是谁,问完还没等喻文州回答,他自己就觉得有些脸红了,这问题有些幼稚了。
  “嗯,让我想想手感不错,说话还这么可爱肯定是我家少天了,我说的对吗?”喻文州没有笑话黄少天,依然一本正经地回答了他问题。
  听着这个答案,黄少天觉得自己现在不只是脸红连脖子都一起红了,还好队长现在看不到,黄少天心中默默的想着。
  “咳咳,第二个问题,队长你现在过的开心吗?”
  “嗯,有少天陪着我,我很开心。”
  该问第三个问题了,原本要黄少天很想问队长今天在经理室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话到嘴边上黄少天犹豫了,到底要不要问呢?
  “少天?”一直没有听到第三个问题的喻文试探性的开口询问。
  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人,“队长我们到家了吗?”既然喻文州不愿意说,那么就不问,黄少天尊重喻文州的想法和做出的决定。等喻文州什么时候想跟自己说的时候,他自然会告诉自己的,黄少天这样想着,也就释然了。
  听见黄少天的问题,喻文州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又继续向前走了一段路,这才忽的侧过身,搂住黄少天的腰,把头靠在他胸前,闭着眼睛轻轻说:“是的,少天我们到家了,少天我们回家吧”
  “好”
@诶嘿嘿  @亦瑶忆谣  @UzZiz  @浅雅  @天意孤舟 猝不及防的,我,更  文  啦  !
  群号117362818,进群说明一下来处,或者加我QQ2561668489也可以,我拉你进群,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进来耍哈^_^

评论(8)

热度(24)